慢塔

It’s complicated

我要把梦写下来,让文字告诉你我有多害怕

我从漆黑的梦里醒来,看到废弃的混凝土建筑特有的灰色直直的压在我的眼前

睡的不好,粗线编织的毛毯一直在摩擦我的皮肤,我的脖子一直很痒,终于让我尖利的指甲挠出血来

风吹开我脏兮兮的窗帘,除了尘土和灰烬的味道,还有绝望
废旧啤酒瓶子里,我捡到的一只银色的鱼还富有生命力的活着,旁边的那株绿植却早就渴死

这里信号很不好,大多数人都放弃了通信

可我不能

我捏着塑料外壳的手机,跑向对面的民居,坐在泥土的台阶上等待希望的声音

铃声

我接起电话,听到了那个叫做希望的东西的声音

信号很差,电波撕拉的声音间隙我能听到一两句男人的声音

他说,他下周不能来接我了
他说,他马上要离开
他说,他没有买到喜欢的颜色

嗯,我爱上了一个声音

我看到自己烂掉的脚趾,还有撕裂的裙边
我看到有男人踩着我的影子走过去,扔给我一盒烟
我看到崩塌的天空和跌落的鸟

电话在我掉眼泪之前被挂断,我哼起一首很久以前的歌,一直重复高潮

枪声,和尖叫

拿着武器的军人冲进我住的废弃建筑

我躲进楼与楼之间的缝隙,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只知道躲起来才能活命

有一只蜘蛛爬过我的大腿,它脚上的细毛令我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看着男男女女推搡着被带上车,我才从狭窄的缝隙中跑回自己的家

玻璃碎渣扎进脚心,台阶上是我血色的脚印

我喜欢的书被拆碎,床也被掀翻

可我还在,手机也还在

枪声,来自我身后的枪声
我没回头,因为接下来又是三声枪声

我倒了下去,倒在自己的家门口
我看到那条银色的鱼就躺在距离我一米的距离,它快死了,嘴还在一张一合
我好想过去,把它救起来,再找个漂亮点的瓶子

可我,连闭上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评论

热度(1)